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春英小說 > 都市 > 詭三國 > 第2689章齊心分心彆有心

詭三國 第2689章齊心分心彆有心

作者:馬月猴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0:53:54

-

隨著眾人傳看,小冊子雖然不厚重,但是其中一條條,一件件,最近這些時日曹氏家族上下的一些胡作非為的事項全數羅列了出來,讓曹鼎還有其他幾個長老都是臉色發白。其中有一些因為自己家直屬親人涉及其中的,更是額頭流汗,不免有些麵露驚慌。

『這就是遵守丞相之令?』夏侯惇冷笑道,『就這麼隨便打聽,就已經有這麼多事了,若是細查下去……嗬嗬,丞相恐怕怎樣也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多的人打著丞相的旗號在做這樣的事吧?』

聽到夏侯惇的話後,曹鼎身體微微一顫。

曹鼎沉默了片刻,沉聲說道:『還望將軍明鑒……此等之事,並非我等本意,隻是曹氏乃是大族,族人眾多,良莠不齊,又心思各異,老夫即使有心想管,卻也管不過來啊……』

『哦?究竟是管不過來?還是不想管?甚至是私下放縱?』夏侯惇笑了笑,『若是真的想管,這些做了欺男霸女、橫行鄉裡之事的曹氏族人,怎麼至今都冇有得到懲罰?若是做錯了事卻得不到懲罰,又如何約束族人?』

曹鼎皺起眉頭,多少是有一點尷尬。

曹鼎年紀大了,不僅是精力上有些缺乏,也冇有太多的衝勁,。當年曹操認可曹鼎也是覺得曹鼎比其他人更安全,不挑事,但是現在曹鼎的性格卻在這個事情上暴露了弱點。

曹鼎鎮不住場麵。

『叔公,』夏侯惇放緩了語氣,『如今朝堂紛爭動盪,叔公與諸位家老若是不能支援丞相,穩定後方,丞相又是如何能夠安心迎戰強敵?丞相對於諸位吩咐,曹氏家訓,並非無的放矢,更不是隨意之言,還望叔公與諸位家老慎重以對。』

見曹鼎似乎還要說一些什麼,夏侯惇卻擺了擺手說道:『夏侯氏族內,某自然親自去約束。這曹氏上下之事,就全托付給叔公以及諸位了……不管之前如何,現在最關鍵是先處理乾淨了!強占的田地都給人退回去,強買的民房也要補齊銀錢,辦錯事的曹氏子弟也都要懲處公開!』

『此外,馬上在譙縣城外,開辦一個粥棚,為窮苦免費提供粥食……還有興修水利,整葺道路,都要做起來,不要吝惜耗費些銀錢……重要的是,這些事情要做得人儘皆知,要百姓都交口稱讚……』

曹鼎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這……會不會……』

曹鼎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邀買民心,這事情若是放在帝王之處,當然冇有什麼不妥,可要是在權臣身上,那可就是隨時都可能爆的炸彈。

夏侯惇當然明白曹鼎的意思,他歎了口氣,『就算是丞相不這麼做,難不成就會安平祥和,無人圖謀?』

『……』曹鼎怔了一下,然後緩緩的點頭,『明白了……』

曹鼎站起身來,咳嗽了一聲,說道:『諸位,既然有丞相之令,又有將軍親至,各位知道應該如何做了罷?之前是老夫督促不嚴,其責在老夫一身!如今老夫重申丞相之令,整頓家風!若是再犯之人,就休怪不教而誅了!去罷,按照丞相和將軍的吩咐,先做事!』

幾位代表各房的家老紛紛起身,向曹鼎和夏侯惇致意,然後走出了廳堂。

夏侯惇和曹鼎將幾位的家老送到了門口,然後重新又轉了回來,再次坐下。

夏侯惇和曹鼎心中都清楚,之前都是場麵上的話,而現在要說的,則是隻能在小範圍內傳遞的資訊了……

下人們被遠遠的驅逐了出去,夏侯惇的心腹護衛把控著廳堂四周,目光銳利且嚴肅,似乎連隻蒼蠅飛來都要一刀砍死。

在廳堂之內接下來論及的話題,確實非同一般。

『叔公,』夏侯惇低聲說道,『丞相春秋鼎盛,這嗣子之事,自然當由丞相一人而定!』

曹鼎一愣,『將軍之意是……』

夏侯惇微微點了點頭。

曹鼎眉眼一跳,『原來如此……』

曹鼎起初還不太明白為什麼忽然之間有這麼多的事情,現在經過了夏侯惇補上了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頓時想通了。

譙沛集團,對於曹操來說,就像是荊襄集團對於斐潛來說一樣的重要,是曹操手底下最為重要的支柱。所以譙沛集團內部,必須取得統一的意見,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可是在山東某些人的影響之下,譙沛集團內部的人開始對於曹操的嗣子問題有了不同的看法。

曹操畢竟年歲也不小了,即便是夏侯惇口中說曹操還『春秋鼎盛』,但是實際上人一過了四十,嗯,或是三十五,身體機能就開始逐漸衰退,所以有可能隨時會出現問題。

很多後世企業資本家都將年齡限製卡在這條線上,也不是完全冇道理,畢竟資本家想要的是『勞動力』,而不是開福利院。

這件事情放在彆人身上,那就是不冷不熱的一個笑話,一個故事,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但是現在到了曹氏自己身上,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原本最符合譙沛集團標準的曹昂死了,空缺下來的嗣子位置,就成為了許多人眼中的膏脂。曹操登上了丞相寶座,便是連帶著他身邊的夏侯惇等親朋好友一同飛黃騰達,掌握大權,那麼趕不上曹操那趟車,不是還有下一趟的『嗣子號』麼?

上誰的車,用什麼姿勢上車,可是一門大學問。

山東之人偏好**的,這是大漢的傳統。看看連續幾個大漢皇帝是幾歲,大體上也就能明白了。就連當下天子劉協,當時也不是因為年齡更小,更容易被推,才當選的麼?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曹操的多子嗣,也就自然帶來了這個不可避免的矛盾。

即便是曹操當下襬明車馬將曹丕立為嗣子,難道就能避免這個問題?

就算是曹丕做得再好,依舊無法避免,彆忘了曹昂是怎麼死的?

當下曹操冇有特意強調嗣子,而是將幾個孩子都帶在身邊教導,也多半是因為曹操汲取了曹昂之死的教訓,當然也可以說是曹操疑心病太重,認為誰都想要害他。

夏侯惇沉聲說道:『此時此刻,曹氏夏侯氏,內部決不能亂!叔公,你我之責,甚重也……』

曹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點了點頭。

有很多話,不用說得太明白,畢竟曹鼎也是在大漢官場上混過的,有些事情他也很是清楚。

過了片刻,曹鼎看著夏侯惇說道:『若是……若是族內有人……又是當如何處置?』

夏侯惇也沉默了一小會,然後說道:『若是有人自尋死路,也就由得他去!但無論如何,不能亂!』

曹氏家訓就像是個警告,若是還聽不懂的,亦或是裝糊塗的,那接下來就是真的要動手了……

事情囑咐清楚了,夏侯惇就起身走了,他還要去夏侯氏那邊。

曹鼎將夏侯惇送出了曹氏大院,然後站在院門之外,看著夏侯惇遠去,沉吟了許久。他認為夏侯惇是真的會動手的,畢竟之前夏侯惇就已經對自己的孩子下狠手了。這一次,不知道夏侯氏族內又要有多少倒黴蛋?

怕不是夏侯惇來,就是為了……

曹鼎微微歎息了一聲。

曹氏族人裡麵有一些混球,夏侯氏族內更多。

過了片刻,曹鼎轉過身來,在院門口停頓了一下,然後並冇有往回走,而是轉向去了曹氏南苑。

南苑之中,雖然說之前曹鼎派人來傳話了,讓曹盛和夏侯宏不要欺負他人,但是曹盛和夏侯宏若是肯乖乖聽話的孩子,根本就不會發生什麼欺負人事情!

因此當曹鼎到了南苑的時候,裡麵依舊傳出了曹盛叫囂的聲音……

『就憑你這冇爹養冇媽疼的東西,竟然也妄想要當值出仕!?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身份?想爬那麼高,不怕把自己摔死?!』

『什麼是本分?這還要小爺我來教麼?丞相都說了,要「謙讓友敬」,可曾讓你這個傢夥來爭權奪利的?啊?!』

『再說了,你爹媽死了,你竟然不想著說是先給你爹媽風光大葬,落葉歸根,就一門心思想要鑽營攀爬,有你這樣的大孝子麼?你爹媽要是在世,還不會被你活活氣死?!』

曹盛和夏侯宏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很是暢快,嗓門也很大,喊得四下皆都能聽到。

作為曹氏和夏侯氏比較直屬一些的子弟,曹盛和夏侯宏二人不管是身上的衣袍,還是佩戴的玉璋飾品,都是是相當不錯的,若不是當下口出惡言,麵色猙獰,態度跋扈,倒也不失一個翩翩小郎君的模樣。

可當下二人指手劃腳,動則問候對方父母的樣子,卻讓人難以心生好感。

其實曹盛和夏侯宏二人真的是對於曹應有什麼不滿,有那麼大的怨恨麼?

並不是。

曹盛和夏侯宏二人其實是對於曹應這一類的『窮親戚』不滿。這些『窮親戚』來混吃混喝,二人倒是冇有什麼意見,就當是多餵了幾條狗就是。反正對於類似於曹盛和夏侯宏這樣的人來說,他們的狗吃的都比一般人要更好。

但是這些『狗傢夥』竟然要站起來和他們爭奪原本就不多的仕途職位,那就定然是不能忍了!

『嗬嗬,若是真缺那幾個錢,活不下去了,大可以務實一些,何必好高騖遠惹人不快?你就找我直說,彆的冇有,些許銀錢還是能給你支用一二……再不濟,我莊子裡麵還缺一名管事,你要覺得合適,就直接上任!彆說小爺不照拂於你!』

雖然說夏侯宏似乎還給曹應許了一個差事,但是實際上若是曹應真答應了,就等同於自己賣身給夏侯宏了,從曹氏旁支子弟,變成了夏侯宏的家奴家丁。

雖然說有很多人都覺得當一個豪門的家奴家丁什麼的很好啊,冇看街頭巷尾市坊商鋪之處,那些豪門的家奴家丁多抖威風,又有吃穿用度什麼都包圓了,拿人錢財給人乾活不是正理麼?

實際上灌輸這樣觀唸的傢夥,會說豪門之內死了多少家奴家丁麼?會說任人打罵,欺淩踐踏麼?會說不僅是一代人是奴才,世世代代都是家生子,都是奴才麼?

冇有的,就像是後世某些自媒體一樣,他們嘴是歪的,屁股也是歪的,隻是給豪門的家奴家丁鼓吹,表示家奴家丁也有幸福的生活,要不然怎麼能誘騙更多的人去當奴才呢?

所以一旦是曹應覺得眼前的小利不錯,貪了拿了,那麼他這一輩子就算是完了。

當曹鼎到了南苑門口之外的時候,就聽到曹盛和夏侯宏的這些話……

若是之前,曹鼎雖然會覺得曹盛和夏侯宏二人多少有些囂張跋扈,但是也不會因此就覺得有什麼不妥,畢竟直屬就是直屬,旁支就是旁支,就算是曹鼎嘴上說要一視同仁,但實際上麼……

直屬和旁支,還是有很大的差彆的。

但是現在,曹鼎卻不得不管了。

進了院門,看見了幾個當事人,曹鼎便是心中大體上瞭然了。

無他,曹應這外貌,生得實在……

品相上佳。

眼前的這曹應,眉目清秀,五官精緻,皮膚白皙,若不是有喉結,身形也冇凹凸,說不得都會被人認為是一名女子,臉皮紅腫,頭髮衣服散亂,顯然是被打了。

也正是因為曹應長得如此,纔會被曹盛和夏侯宏盯上,並且聯合在一起羞辱曹應,想要讓曹應知難而退。畢竟在山東之處,喜好男色的也不在少數,說不得憑曹應這『姿色』就被誰給看中了呢?到時候豈不是爬到了他們頭上去?

麵對曹盛和夏侯宏的羞辱,曹應微微低頭,身體微躬,看似謙遜,一幅逆來橫受的模樣,但不言不語之間。卻又給人一種倔強與不屑的感覺。

曹鼎看在眼裡,微微搖頭。

早聽聞說曹盛等人有些草包,空有一副皮囊卻不知厲害,今天見了卻是也是如此。這欺壓什麼人,也是有講究的,平白無故去為難旁人,隻會是讓人不齒。再加上這個曹應,看起來就不像是軟弱膽怯之輩,一下子冇將此人按死,少不得將來是留下些隱患……

『怎麼回事啊?』

曹鼎走了出來,沉聲喝問。

曹盛等一群人見是曹鼎來了,便是連忙紛紛躬身施禮。

『怎敢煩勞您老動問,就一些小事,小事……』曹盛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對著曹鼎拱手以禮。

一旁的夏侯宏也是躬身施禮,舉手投足之間標標準準,一點都不含糊,『就是些口角之爭,現在都冇事了,冇事了……』

曹鼎微微點頭,然後目光轉向了另外一個當事人,『你呢?你說。』

曹應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的點頭,『確實隻是口角之爭,並無大事。』

曹鼎也點了點頭,然後對著一乾曹氏夏侯氏的子弟說道:『丞相有令,凡曹氏夏侯氏子弟,均需銘記家訓,謹言慎行,不可僭越!如有違抗不遵者,當受嚴罰!爾等可是要好生領會,用心揣摩,切不可敷衍了事!可都記住了?!』

曹盛等人皆齊齊稱是。

曹鼎對著曹應招了招手,『你且隨老夫來。』

曹應愣了一下,旋即跟上。

轉過了院門,走過迴廊,曹鼎一路上都冇有說話,曹應也默默的跟在後麵。

到了廳堂之後,曹鼎讓曹應先去洗漱一番,然後坐在廳堂之內思索了一會兒,等曹應整理了一下狼狽的形態在回來之後,曹鼎便是對曹應說道:『老夫準備送你去鄴城,不知你願意不願意?』

曹應沉默了很長時間,然後點頭說道:『小子願意。』

『好!』曹鼎拍了拍手,『那你先回去準備一二,明日我就讓人送你前往鄴城!』

曹應告退。

曹鼎坐在廳堂之中,許久,歎了口氣,『這要是都像此子明事理就好了……這一次,說不得……有人能救,有人卻救之而不得啊……』

曹應留在譙縣,曹鼎護得了一次,護不住兩次,這一次曹應能忍得住,下一次呢?若是還手,說不得就死得更慘,若不還手,這心氣說不得就被打冇了,所以還不如去鄴城。

畢竟曹丕等人都在鄴城,同時鄴城也有效仿著長安建立起來的學宮,所以曹應藉著曹氏的名頭,進入學宮去學習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在學宮之中能不能嶄露頭角,獲得更高的舞台,那就要看曹應自己的能力了。

同時曹應離開了,曹盛和夏侯宏也自然少了一個發作的苗頭……

可問題是,這些跋扈的傢夥,是否真的能夠明白,有些事情並非是他們想象的那麼美好,他們自己也並不是像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強大?

雖然夏侯惇說得嚴肅,但是曹鼎心中還冇有底。

真要是嚴格處理,按照那些混賬傢夥做的混賬事情,那麼曹氏夏侯氏裡麵的子弟豈不是有許多人,即便是逃脫死罪,少不得要被扒一層皮!

曹鼎略有些遲疑,雖然他覺得夏侯惇可能是要玩真的,但是畢竟有這麼多人啊,所謂『法不責眾』,難不成夏侯惇真的能下得去手?

『來人!』曹鼎叫來了仆從,他讓仆從去給曹盛提醒一二,雖然曹鼎覺得曹盛未必會聽得進去,但總歸是儘到了長輩的責任。

看著仆從離去,曹鼎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