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春英小說 > 都市 > 天唐錦繡 > 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 逼問立場

天唐錦繡 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 逼問立場

作者: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8 00:30:41

-

函穀關始建於東周,屢有廢建,至戰國之時,秦惠王自魏國手中奪取崤函之地,重新設置函穀關,遮蔽東西。函穀關西據高原,東臨絕澗,南接秦嶺,北塞黃河,地處兩京古道,緊靠黃河岸邊,關在穀中,深險如函,乃東去洛陽、西達長安的咽喉之處,由古至今,皆為兵家必爭之地。

一隊隊兵馬由西至東穿越山澗抵達此地,進駐城關。

丘行恭頂盔摜甲,與宇文士及一道策騎直抵城關之下,在守兵迎接之下翻身下馬,讓親兵遞上晉王命其接管函穀關的公文,驗明無誤,全軍入關接管防務,丘行恭則與宇文士及帶著數十親兵登上關城,立於城樓之上,極目四顧。

彼時已然深秋,城關設於函穀之中,兩側山嶺陡峭綿延、起伏如濤,林木蒼翠、層林儘染,秋風瑟瑟、雁唳長空。

地勢險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宇文士及感歎道:“如此雄關,自可隔絕東西、遮蔽兩京,然則由古至今,破關之事屢見不鮮,可見關城雖雄,但禦敵不前者在於人,卻不在於關。”

再是雄峻的關城,總歸是要人來守,若軍伍不強、士氣不旺,一不過是一堆磚石瓦礫,難擋敵軍如潮之攻勢。

丘行恭一手按著腰間佩刀,犀利的目光望向極遠處的起伏山巒,沉聲道:“郢國公放心,吾定死守關城,直至您說服鄭仁泰前來支援的那一刻,若敵軍敢來,縱然血灑此地,亦死戰不退。”

潼關蝟集大軍十餘萬,但缺乏精銳部隊,更缺乏能夠獨當一麵的宿將,宇文士及奉李治之命,趕赴滎陽遊說鄭仁泰,一則請鄭仁泰前來鎮守函穀關,再則亦能將滎陽鄭氏綁在晉王的戰車上。

宇文士及手扶著箭垛,望著眼前峰巒如聚,解釋道:“非是殿下不信任你鎮守函穀關,而是殿下那邊更加需要你衝鋒陷陣,率領大軍反攻長安。老夫此去,即便能夠說服鄭仁泰重新出山,但滎陽鄭氏也未必願意直麵長安,反倒是鎮守函穀關會不遺餘力。”

如今山東世家與晉王互為一體、共同進退,但宇文士及豈能不知世家門閥的處世之道?再是毫無間隙的同盟,都會留下一條後路,絕不肯背水一戰。

丘行恭哂然一笑,大聲道:“郢國公放心,吾之所以投奔晉王,既不是為了富貴,更不是為了權勢,惟願能夠率軍直搗長安,有機會與房俊那奸賊再沙場之上決一死戰!若殿下當真讓吾死守函穀關,吾還不乾呢!”

“哈哈,好!不愧是吾關隴子弟,血氣昂揚、心比天高,如此老夫便放心了,這就趕赴滎陽,定要將鄭仁泰說服,將敵軍阻擋於函穀關外!”

宇文士及大笑兩聲,與丘行恭互施一禮,而後下了城關,帶著十餘扈從,策騎出關轉眼消失在蜿蜒險峻的函穀道中。

丘行恭一人立於城樓,山風鼓盪而來,麵容如鐵。

*****

英國公府。

書齋之內,李勣與房俊對坐飲酒,一身素白、身姿窈窕卻做婦人髮髻的李玉瓏托著一個木質托盤,步履款款入內,來到地席前跪坐下去,腰臀曲線優美,笑容溫婉明媚的將托盤中幾碟小菜一一放在案幾上,而後素手執壺,給二人斟酒。

眼波盈盈的看著房俊,笑問道:“兄長最近好像瘦了,可是太過勞累,飲食不佳?幾位嫂嫂也真是粗心大意,不如明日待兄長入衙當值,小妹讓人燉一些補品給你送去,好生補一補。”

房俊倒也冇有婉拒,坦然道:“最近的確忙了一些,先謝過妹妹了。”

見他答允,李玉瓏頓時喜笑顏開,用公筷給房俊碟子裡夾菜,笑吟吟道:“兄長嚐嚐這白切雞絲,江南傳來的菜譜,小妹琢磨了許久方纔略得三分真味,今日親自下廚整治。”

李勣臉色不大好看,乾咳一聲,瞥了自家閨女一眼,淡然道:“二郎久未登門,今日正巧說些事情,軍機大事,不好落入他人之耳。”

如此明顯的驅趕之意,令李玉瓏大為不滿,卻也不便久留,隻得嗔怪的橫了父親一眼,對房俊嫣然一笑:“那兄長且陪著父親吃酒,小妹去煮水,待會兒給你沏茶。”

當著李勣的麵,房俊也被這姑娘如此之熱情弄的有些尷尬,笑道:“如此,多謝妹妹了。”

李玉瓏巧笑嫣然,起身盈盈退去。

待他走後,李勣舉杯,房俊忙舉杯相碰,二人一飲而儘。

房俊執壺將酒杯斟滿,問道:“軍國大事固然重要,但玉瓏妹妹的終身大事也不能耽擱,不知叔父可有打算?”

李玉瓏雖然早已與杜懷恭和離,但杜懷恭死於杜陵莊園之內,這對於李玉瓏的名聲有些影響,又是和離之婦,這門親事不好找。李勣威望卓著、大權在握,想要攀附權勢之人不計其數,願意迎娶其女者自然猶如過江之鯽,但真正家風莊重的好人家、性情純良的傑出子弟,卻很難答允這門親事。

李勣無語,不耐煩道:“此事毋須你關心,吾自會放在心上。”

房俊乾脆閉嘴,敬酒。

李玉瓏對他的情意,他自然不可能一無所知,但隻是將其當作妹妹一般看待,絕無半分猥瑣之心,自己越是關心李玉瓏的婚事,越是讓李勣覺得自己居心不良……

兩人喝了幾杯酒,吃著小菜,閒談著無關緊要之事,說著說著,李勣忽然感歎,道:“想當年,你與思文等人橫行長安,無法無天,甚至被人稱之為‘長安害蟲’,那些禦史言官恨不能將你們剝皮抽筋、為民除害。孰料眨眼之間,不過數年,你便已經穿上一身紫袍,與吾同殿為臣,權柄煊赫、戰功卓著,當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孩子越鬨越有出息,這是古話,很有幾分道理。

鬨騰的孩子往往思維敏捷、膽大敢為,更擅於處理事情,一旦走上正路,所展現出的能力一般都會高於那些平素唯唯諾諾、循規蹈矩之輩。

但是如同房俊這般,從一個率誕無學的紈絝子弟,成長為朝堂重臣,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

這孩子就好像被什麼東西附體了一般,忽然之間就開了竅……

房俊謙虛道:“小侄往昔荒唐憊懶、恣意妄為,幸好有先帝及各位叔父袒護擔待,方纔能夠改邪歸正,做出一些對朝廷、對天下有益之事,略有薄功,每每思之,即自知僥倖,又感激涕零。”

唐初之時,朝堂氣氛的確極為和諧。

一眾貞觀勳臣皆是跟隨李二陛下打天下,與絕境之中逆而奪取,創下不世之功也,封妻廕子、富貴顯赫。彼此之間自然因為利益爭奪有些齷蹉,但具有強大領導力的李二陛下居中轉圜,大家的爭鬥也往往點到而止,不會成為不死不休的對頭。

連帶著,對於彼此的子侄也多有寬容,否則房俊今兒重傷勳臣子弟、明日毆打皇子親王……一樁樁、一件件,誰能容他?

李勣飲酒,悶聲不吭。

話題轉到李二陛下這邊,很自然,但也是必然。房俊在新皇登基之後便即登門,顯然是奉命而來,雖然冇有亮明李承乾的本意,卻也用這種比較溫和的方式來探聽他的立場。

房俊見李勣不語,也不繞彎子了,直言道:“論文,叔父您是尚書左仆射,當朝宰輔之首、文官第一;論武,您戰功赫赫、聲望絕倫,妥妥的軍方第一人,連衛公都甘拜下風。時值皇權更迭、朝局不靖,天下大勢動盪不安,動輒有烽煙四起、神州板蕩之禍,卻不知叔父如何自處?”

你是權臣之首,擁有著抵定乾坤之能力,怎好默然不語、置身事外?

旁人可以隔岸觀火,你卻不行。

如今新皇已經登基,朝代已經變了,你還是這般不聞不問、毫無作為,當真不在乎身家性命,更不在乎身後之名?

你得表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